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南京明道书院
责任编辑:吕晓红  文章来源:市志处  发布时间:2019-09-11 12:14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A明道书院图.jpg


书院最早是中央朝廷为修书、校勘、藏书而设立,尚不是真正的教学机构。从宋朝开始,书院作为一种教育制度正式形成,成为私人或官府设立的读书治学之所。南宋时期尤其是在宋理宗解除了对理学的禁令以后,书院的发展进入高潮。创建于南宋淳熙年间的明道书院规制完备,名流雅集,学风严谨而活泼,不拘一格培养人才,史载其“彬彬乎有鹅湖、鹿洞之风焉”。

南宋淳熙三年(1176),建康知府刘珙为纪念明道先生程颢,在府学内立明道先生祠,朱熹作记。绍熙年间(1190—1194),上元主簿赵师秀在主簿厅西侧绘像祠奉。嘉定八年(1215),主簿范和申请在主簿厅东侧改筑明道先生新祠,得转运使、理学家真德秀捐助,新祠落成,有堂有楼,有斋有亭。置堂长及职员,春秋仲丁,率郡博士及诸生行释奠礼。后书院被毁坏,一度成为军储宾寓之所。淳祐九年(1249)二月,明道祠遭雷击。郡守吴渊仿庐山白鹿洞书院的规章制度, 创建明道书院。书院延聘名儒为山长。宝祐四年(1256)和开庆元年(1259),理学家马光祖两度为江东安抚使兼知建康府,曾与部使者率僚属会讲于明道书院中春风堂,所讲皆身心性命之理,一时间前来求学的人数大增,规模较之前更大,盛极东南。南宋理宗皇帝赵昀闻而嘉之,亲笔题写“明道书院”匾额,自此,明道书院声名大振,曾与当时岳麓、白鹿洞等四大书院相媲美。景定四年(1263),姚希得重修门楼、厅廊、墙壁,粲然一新。元代,书院荒废。明代嘉靖初年,御史卢焕在旧址重建书院,年久又倾废。清康熙六年(1677),在知府陈开虞、推官谢铨倡导下,明道书院得以恢复旧制。至嘉庆年间,明道书院废。

明道书院位于江宁府城镇淮桥东北(今南京市中华门北)。据《景定建康志》记载,明道书院正中建有祠堂,“居中三间,广四丈,深三丈”,堂内立一座程颢的塑像,且有大字题为“河南伯程纯公之祠”。东西两廊,各15间。祠堂之后建有春风堂,为书院聚会、讲课场所。“七间,广十丈,深五丈。” 当年朱公掞受教于明道先生,回来对别人说:“春风中坐了一月。”春风堂之名由此而来。御书阁为藏书之所,位于春风堂之上。主敬堂在春风堂之北。为用餐、会茶之所。庭中荷池前植三槐。燕居堂位于主敬堂之后。由山长张显设,用于供奉先圣及十四先贤神位。另有山长、堂长、堂录、讲书、职事等居住、办公之所,有供生徒学习的尚志、明善、敏行、成德、省身、养心等六斋,以及公厨、米敖、钱库、直房、后土祠等后勤机构,书院后还有一座蔬菜园。可谓屋宇轩昂,秩序井然。

明道书院建立后就“仿白鹿洞规”,建立了详细的规章(引自《景定建康志》卷29《儒学志二》):

一、春秋释菜、朔望谒祠,礼仪皆仿白鹿书院;

二、士之有志于学者,不拘远近,诣山长入状,帘引疑义一篇,文理通明者,请入书院,以杜其泛;

三、每旬山长入堂,会集职事、生员,授讲、签讲、覆讲如规。三八讲经,一六讲史,并书于讲簿;

四、每月三课,上旬经疑,中旬史疑,下旬举业(以孟、仲、季月分本经、论、策三场),文理优者,传斋书德业簿;

五、诸生德业修否,置簿书之。掌于直学,参考黜陟。

六、职事生员出入,并用深衣。

七、请假有簿,出不书簿者,罚一应书院士友不许出外。请谒投献违者,议罚。有讼在官者给假,事毕日参;

八、请假逾三月者,职事差替,生员不复再参;

九、凡谒祠、听讲、供课,若无故而不至者,书于簿,及三,罢职住供;

十、凡职事生员犯规矩而出者,不许再参。

明道书院规程具体规定了书院的教学、考核、祭祀、处罚等细则,内容比较严苛,但同时也体现了不拘一格用人的特点。对教员授课内容方面以及对生员祠祀礼仪、着装礼仪、考课方式、德行修为、考勤管理等方面均有严格的规定。而对于“有志于学者”,则不拘远近,只要有学识,文理通明,就可以进入书院学习。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书院对当时官学教育的补充作用以及平民教育的特点。

明道书院的办学经费主要来源于学田收入及官府拨款。据《景定建康志》记载,明道书院的学田为“四千九百八亩三角三十步”,“岁入米一千二百六十九石有奇,稻三千六百六十二斤,菽麦一百一十余石,折租钱一百一十贯七百文。”除学田田租外,“本府每月拨下赡士支遣钱五千贯十七界官会,并芦柴四十束。” 由于拥有大量的田产收入和官府的拨款资助,书院的办学条件十分优越,书院师生的收入也颇为可观。以月俸为例,收入最高的山长每月100贯,堂长每月100贯、米2石,一般的正贡生员每月5贯。除月俸之外,书院师生还享有贴食钱和支油钱等日供,冬日从十月初一到次年正月供应“寒炭”。书院由钱粮官“掌其出纳,所支供俸有差,岁终有会”。院中设米敖、钱库贮藏岁入,设公厨会食诸生。

南宋后期,随着书院办学规模的扩大和内部设施的增多,教学管理人员的设置也渐成体系。明道书院设山长总负教养之责外,斋舍六堂各设堂长1员,钱粮官1名,分司其职,还有讲书、堂录、堂宾、直学、讲宾、司计、掌书、掌祠、医谕和职事生员协助管理,教职人员的名目达15种之多,是南宋书院中设置职事最多的。尤其是医谕的设置,从待遇来看,仅有月俸米0.7石,没有日供开支,当属兼职,即便这样,其他书院不见有载,实属罕见,可谓明道书院的一大特色。山长、堂长同居首要,山长主持教务,堂长住院躬领日常院务。讲书负责讲解经书。堂录负责具体教学事务,诸如学规的执行等。掌祠掌管院中祭祀的香火、祭器、供品的备办与管理事宜。钱粮官主管书院田产钱粮。此外,明道书院还仿照东湖书院,于开庆元年(1259)设置提举官,主管监督,“以制干文及翁兼充”。作为具有领导和监督职责的山长、提举都是由官员担任,官府因此掌握了书院的领导权。 

在宋理宗当政的时期内,书院经费不断增加。优厚的物质基础和良好的讲学氛围,吸引了诸多德高望重的饱学之士前来书院担任山长和教师。南宋时,明道书院的山长中较为著名的有:吴坚、胡崇、朱貔孙、赵汝詶、潘骥、周应合、张显、胡立本、翁泳等。从学者人数日渐增多,除了南京本地的生员外,还有外地的生员。甚至有些在官学学习过的人还特地慕名来明道书院学习。

结合明道书院规章及历任山长上任时进行开堂讲义的内容,可将书院的教学内容归结为以下几点:一是“每旬山长入堂,会集职事、生员……三八讲经、一六讲史”。据《景定建康志》记载,每次新的山长上任时都会开堂讲义,对于经史中的经典篇章进行阐述,如《论语》的“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篇及“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篇和《大学》的“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篇以及《中庸》的“博学之,审问之,谨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篇等等。二是“每月三课,上旬经疑,中旬史疑,下旬举业(以孟、仲、季月分本经、论、策三场),文理优者,传斋书德业簿”,这是对书院生徒的考核制度。即每个月有三次考试,每次考试的内容不一样,并且还将成绩优异者记录在书院的斋书德业簿中,以传承下去。三是“诸生德业修否,置簿书中。掌于直学,参考黜陟”。书院还十分看重生徒的德行修养,会对他们的德行进行审核、评定,并记录在册,作为奖惩的重要参考依据。

除教学外,明道书院兼具祭祀、藏书、刻书等功能。书院规章第一条规定:“春秋释菜、朔望谒祠”,书院祭祀不设塑像,只挂画像于祠堂,常在春秋两季举办“释菜”祭礼。“释”为陈设之意,“菜”为芹、藻、菹等一类的蔬菜,也是祭品。主祭者头戴皮弁,用蔬菜上祭,表示尊师重道之意。除“释菜”外,每月朔望两日,书院师生一起谒祠拜祭先师。由“掌祠”负责祭祀一事,明道书院聘请程氏后裔程偃孙、程子材担任,显示书院对祭祀活动的高度重视。《景定建康志》记载御书阁“严奉宸翰,环列经籍”。淳祐九年(1249),书阁被焚。理宗开庆九年(1259),马光祖“稡二程先生之言之行,辑为一书,以《大学》八条定其篇目,表以《程子》”,山长周应合以“月俸五千贯充刻梓费”,可见书院可以自行刻印书籍。


(市志处)